都说我这我那,责问我为什么不这么做,为什么不那么做。又有谁能明白吾之苦衷?
表面上看我好像很好,其实也就只有我自己明白,我只是表面好看而已,实际上焦头烂额,处在一个极其穷困潦倒的孤独无助的绝境之中。尔等皆不理解吾之困境,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旁边自以为是地指手画脚罢了。